文学月刊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碾压 感受态转化效率计算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碾压 感受态转化效率计算

本站域名手机阅读请访问年时间,楚魔头已经修炼到不开启玄窍都能发出如此威力巨大的攻击,这让他有些胆寒,心里涌起一股极度不妙的感觉。

凌天和鲁成峰显然也发现了这点,一个个表情变得十分震惊,随即脸上又露出惧意,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楚魔头在这么短时间又变得强了这么多。 不过楚度不容他们多想,一闪身又来到离他最近的凌天面前照着凌天的脑袋就锤了过去,此时凌天脸上的惧意还没消散就看到一只砂钵大的拳头出现在他的眼前,急切之间,凌天抡起手中寒剑就向这只拳头全力砍去,一声金铁交击的响声传来,随即凌天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急速飞去,而他手里的那把寒剑早已抓握不稳,向下掉落而去。

见此凌天大急,急忙稳住身形顾不得嘴里腥甜就将下落的寒剑招回来,只是楚魔头对他却是如影随形,瞬间离他又是只有10米不到的距离,眼看着楚魔头嘴角泛起一丝冷酷的笑容向他扬起了拳头,凌天惊骇欲绝竭力向后方退去,现在寒剑离他还有一段距离,没有寒剑帮他抵挡,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关键时刻,鲁成峰的撼山鼎刚好出现在凌天身前,挡下了楚魔头的那只死神之拳。 “咣当”一声巨响,撼山鼎被砸飞了出去,连带着站在它后面刚松了一口气的凌天也一同飞了出去,一声凄厉的惨嚎从还在往远处飞去的撼山鼎后面传来。

鲁成峰急忙全力控制撼山鼎停了下来,只见撼山鼎后面的凌天已经不成人形,胸口塌陷下去,脸已经变成平的,完全看不出五官,真是被撞的他妈都不认识了。

鲁成峰见此越发惊惧,他发誓他刚才是奔着救凌天去的,哪知道会造成这个结果,怪只怪楚魔头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好在元婴境后期修士的肉身也不算太差,被撞成这样凌天也没有挂掉,而是飞快的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粒丹药塞进了那张平脸上的一个洞中,哦,那是嘴巴。

楚度没有趁势追击凌天,只见六道手腕粗细的煞气之索将楚度的所有去路都封锁住,这些阴煞之气宛如毒蛇般扬起蛇头就向楚度身上要害处点去,范立卓看到楚度的出手后,完全顾不得心疼煞气接触到星辰之力会消耗,他现在只想让煞气突破楚魔头身上那层星辰之力,进入楚魔头的体内,只要这一步成功,以煞气的特性,一定会对楚魔头的肉身造成极大的破坏。

可是楚度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在这些煞气就要接触到他身体时,楚度所有玄窍在一瞬间打开,双拳上冒出浓郁的星辰之力,一片蓝色的拳影在他周身出现,随即一阵呲呲声传来,向楚度攻击过来的六道阴煞之索全部断成数截,这些断成数截的阴煞之气很快就又聚在了一起,只是已经比原来短了一小截,当然楚度拳头上的星辰之力也变得单薄了许多。 楚度心念一动,玄窍中涌现出一股星辰之力,他的双拳又被浓郁的星辰之力包裹。

“本来只想凭肉身和你们玩玩的,但是这阴煞之气还算了得,既然这样,那还是加上星辰之力快点送你们上路吧。 ”楚度看到那些阴煞之索又向自己缠了过来后说道,只见楚度周身190个玄窍疯狂闪烁起来,磅礴的星辰之力在运转时甚至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声,此刻楚度整个身体都弥漫着浓郁的星辰之力,当这股力量运转到顶峰时,楚度向前跨出了一步。 远处操控阴煞之索的范立卓脸色大变,当机立断就将正准备重新攻击楚度的六条煞气之索化作一道煞气之盾,挡在楚度和他之间的路上,因为根据上次的交手,楚魔头每次发动这一招时,虽然速度和力量皆是令人不可思议,但是都是直来直去,所以煞气之盾挡在两人中间绝对能够拦下楚魔头,而且煞气之盾能够消耗楚魔头身上的星辰之力,就算楚魔头击穿他的煞气之盾,他也不用面对全盛状态的楚魔头。

范立卓猜到了楚度的攻击路线,但是他却太高估了自己的这面煞气之盾,他为了使煞气攻击的速度更快,并没有祭出全部的煞气,如今的这面煞气之盾的厚度比起上次封住撼山鼎鼎口的煞气之云薄了许多,同时他还是低估了楚度如今肉身的恐怖和玄窍中星辰之力的含量。

如今楚度的肉身可以和炼体5段修士的肉身媲美,炼体5段修士那可是和化神修士一个级别的强者,虽然楚度只有肉身达到了这个水平,玄窍数量还没达到,但也不是范立卓一面薄薄的煞气之盾能够挡住的,更何况楚度还发动一步登天和终极一击!在范立卓惊骇的表情中,这面煞气之盾就像纸糊的一样,楚度的身体毫不费力的从中钻了过去,在煞气之盾上留下一个人形身影,楚度的身体穿过这道防御后身体上弥漫着的星辰之力一下就消失了大半,不过还不等范立卓欣喜起来,楚度身上又重新腾起浓郁的星辰之力,而且速度丝毫不减的冲向范立卓。 看着前面身影瞬间变大的楚魔头,范立卓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将玄阴地煞葫横在身前,同时法力疯狂的涌入葫中。

楚度见此反而面上涌现出一股喜色,瞬间将玄窍中剩下的星辰之力全部附在双拳上,狠狠的砸在玄阴地煞葫上,无可匹敌的力量带着双拳顺利的贯穿了玄阴地煞葫,双拳进入葫中的楚度立刻就感觉葫芦中某种东西剧烈的翻腾起来,楚度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将所有的星辰之力都宣泄在葫中后迅速的向远处飞去,面对鲁成峰的撼山鼎楚度也只是一拳将之击飞,身体毫不犹豫的继续远去。

后方被打烂本命法宝的范立卓立刻受到反噬,心神遭受重创,同时他的脸上浮现出绝望的表情,鲁成峰和已经受了重伤的凌天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拼命的远离范立卓。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被楚度灌入大量星辰之力的玄阴地煞葫芦被炸的满天都是碎片,首当其冲的范立卓几乎被这些碎片给打成筛子,更让他绝望的是玄阴地煞葫毁掉后那些不受他控制的阴煞之气已经钻入他的身体中,正在飞速的吞噬着他的生机,几息之间,范立卓的身体变得就像一具被抽干了血肉的干尸,只剩一张干巴巴的人皮披在骨头上。 此时的范立卓竟然还没死绝,不停的发出意义不明的哀嚎声,随即只见一个银色的小人从这具干尸中飞了出来,嘴里也是发出阵阵痛苦的尖叫声,细看之下原来在这个小人的左脚处也是粘上了一丝灰色的阴煞之气,而且这丝阴煞之气在吞噬范立卓元婴精气的同时正在飞速扩大蔓延。

“鲁道友快救我!”范立卓的元婴不停发出呼救的同时迅速向远处躲在巨鼎中的鲁成峰飞去。

鲁成峰和凌天当时幸好离范立卓比较远,再加上躲闪的及时,只受到一些碎片的伤害,没有粘上阴煞之气。 两人看到范立卓的惨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他们并没有任何办法驱除掉范立卓元婴上的阴煞之气,所以两人面对范立卓的呼救都没有任何的停留,飞快的向远方逃去。 见到这一幕,范立卓的元婴小脸都变得扭曲起来,不过他还是不愿就此放弃活着的希望,转身就像楚度求饶道:“楚道友饶命,求求你救救我。

”“哟呵,我们可是生死大敌,你竟然叫我放过你?”楚度也不管逃走的鲁成峰和凌天,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范立卓的元婴说道。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