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第1151章 餐馆里的会面

这个目标体现了两价目要求:第一,不能把稳定币值与经济增长放在等同的位置上。从主次看,稳定值始终是主要的。从顺序来卸,稳定货币为先。中央银行应该以保持币值稳定来促进经济增长。

高二年时,我参加校健美体操队并代表学校参加了全省中学生运动会健美操比赛,获得了团体第五名,为学校赢得了荣誉。  当然,我也存在一些缺点。例如:在学习上刻苦钻研精神还较欠缺,花在学习以外的时间相对较多,对自己的要求没能定在一个较高的位置。但是我仍然具有一定的潜力,若能够进一步努力,我相信自己的综合实力还会再上一个层次。

第1151章 餐馆里的会面

傍晚,县城里一家很普通的餐馆。

周斌站在门外,对着街道两头张望不停。

过了许久,李少安出现在了街头的拐角,周斌喜出望外,忙不迭地迎了上去。 “李老板,谢谢你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们是在谈生意,如果能谈下来,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我不介意再听听你有什么想法。

”李少安还是保持了冷静和理性,尽管他对市农机厂确实没什么好感,不过他也知道他瞧不上眼的是樊宏志和阙厂长那两个官僚做派的领导,跟眼前这个周斌没多大关系。 再一个,李少安也想着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给自己多开拓出一条进货渠道。 所以,在周斌被撵走的时候,李少安答应了给周斌最后一个机会,两人单独再见上一面。

进到餐馆里面,周斌已经订好了桌子,菜肴也都已经上齐。

周斌先是给李少安倒上酒,然后再给自己杯子里倒满,端起酒杯向李少安致歉道:“李老板,首先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先敬您一杯。 ”说罢,一仰头便将那杯酒灌进嘴里。

接着,周斌又给自己倒上一杯,说道:“李老板,今天下午的事情对不住了,后来我回头一想,您说的确实没错,还是我太较真,忘了只是来谈生意的。 ”说完,周斌又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

两杯酒下肚,周斌的脸色已经有些泛红,看上去他的酒量应该挺一般的,能够这样主动敬酒也说明了他的诚意。

“好了,别再喝了,我看你酒量也不怎么样,还是有事说事吧。 ”李少安不太忍心见他继续再灌下去。

“嘿嘿……行……”周斌咧嘴憨笑,这模样一看就是有些喝多了,不过他脑子还算清楚,开始向李少安说起了生意上的事情。

“李老板,之前我的那些分析确实不值一提,你说得对,我们要合作,那就得拿出诚意,所以事后我想了很久,只要您愿意和我们厂合作,我保证能让你进货的价格比从省农机厂便宜一成。 ”“一成?那你知道我现在从省农机厂进货的价格吗?”周斌说道:“实话实说,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给您保证,我能在价格上做到一成的优惠。 ”一台农机的进货价要上千,而一成的折扣下来就是上百块的利润,李少安是做生意的,别说上百块的利润了,就是几块几毛钱的利润那也是得去锱铢必较的。

听周斌说到能有一成的让利,李少安岂会不心动,不过他还是抱有一些怀疑,因为周斌只是一个销售专员,他手里真的有这个权限能让一成的利润出来吗。

“一成,可不是个小数。

”“我知道,所以这是我拿出的诚意。 ”李少安有些动摇了,因为眼下农机的销售热度下降,继续从省农机厂那边大批量的进货会导致大量的存货和货款积压,而如果能从市农机厂拿到更便宜并且数量上更宽松的货源,这无疑是一件大好事。

不过仅凭这一成的让利,还不足以令李少安点头答应,作为商人,他要尽可能地多为自己争取利润。

“李老板,如果您觉得可以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合作了。 ”周斌似乎有些喝高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李少安没有点头,也没有开口表态。 周斌诧异地问道:“李老板,您觉得我的诚意还不够吗?”李少安反问道:“周斌,有件事情我很在意,所以想向你求证一下,关于和我们合作的事情,到底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你们厂的授意?”这下可把周斌给问倒了,因为要和李少安合作这件事情只是他临时起意的决定。

这次来到桃湖县,樊宏志交给他的任务是调查清楚桃湖县的农机市场到底是什么情况,并且回去把调查出来的结果上报给樊宏志。 当周斌来到桃湖县之后,看到了这里农机销售的情况,忽然他就有了要和李少安合作的想法,不为别的,他这些年待在农机厂混时度日,从来都没有真正干出什么值得说道的事情,这让他十分的无奈,好不容易觉得这是一次机会,所以周斌才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谈下这单合作,然后回去向厂领导光荣复命。 不过所谓理想主义者,就是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理想,周斌想要证明自身的能力和价值,然而这种临时起意的念头还是因为做的准备工作不足而无法真正的打动他人。 “周斌,如果你不能代表你们厂领导的意思,那我觉得我们这次的交谈完全没有必要。 ”李少安知道周斌的身份只是一个负责销售的专员,连一个科室主任都算不上,他手里的权力又能有多少呢,现在周斌许下的这些口头承诺,又有多少是真正能够实现的。 和他在这里大谈特谈,等他回到市农机厂之后还要面对厂领导的压力,他不觉得周斌有让厂领导点头的实力,所以这一切都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李老板,请你相信我,这是对我们厂有利的大好事,我一定能让厂里面的领导同意的。 ”周斌还在尽力地想要谈成这笔合作。 “你这人不坏,而且很有想法,但是不太适合做生意。

”李少安端起酒杯,表示对周斌的认可,敬了他一杯,“其实你对你们厂还是不够了解,为什么你们厂的机器卖不到下面的县城和乡镇,不单单是因为产量底下的原因,这里面还有很多是政策制度的原因,你的想法那些顽固派是断然不会认同的。

”“制度是死的,可人是活的,我们可以改变啊!”周斌激动地说道:“现在我们厂入不敷出,经营状况一个季度比一个季度差,在这种时候必须要寻求改变。 ”“可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工,谈何去改变一个两百多人的国营厂呢?”李少安反问道。

倒不是李少安故意要让周斌难堪,而是李少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对此有着深刻的体会,一个人的力量要改变现状,这不是随便靠嘴说说就可以做到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