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非娶不可:霍先生情谋已久

非娶不可:霍先生情谋已久

正文第42章希望你能听我的[更新时间]2019-07-0823:21:46[字数]2139第42章希望你能听我的宋馆借口离去,但是心里放不下秦瑾年。

他留在门外观察了一会,被他看到了有人悄悄拿着镜头对准二人的一幕。 他悄无声息地接近,将手掌挡在了那镜头之前,冷笑一声,“哟?死狗仔真是无处不在呢?我一直都很怀疑你们这种职业的人都是苍蝇转世吗?”“……”私家侦探准备收回相机,却被男人狠狠抓住。 他拼命去夺,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宋馆将相机抢到手里抽出胶卷在手里打量了一会,透过黑色的胶片看到狗仔不满地朝他伸出拳头来准备偷袭,他下意识地低下头去躲过,接着将胶卷聚到了头顶,记者还没他高,踮着脚伸长了手都碰不到他的掌心。 私家侦探十分恼怒,咬牙切齿骂道:“多管闲事!”宋馆闻言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嘲讽侦探的傻还是另有其意。 那一双漂亮的眼底划过一抹阴险,讥讽的笑容挂在嘴角,煞有一种富家少爷的气质。 “怎么?气急败坏?”怎么说他也是市内某个公司的公子哥,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被狗仔乱拍一通?他在狗仔愤怒的眼神下,将相机胶卷扯碎,扔到了地上。 私家侦探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但奈何眼前的人身高身材都比自己要强装,硬来的话明显是自讨苦吃。 他咬咬牙最终识趣地放弃了,不甘愿得转身离去,却被人一把扯住手腕。

耳边传过一律寒风,私家侦探禁不住狠狠打了个冷颤——俊俏的脸上尽是严寒,那一双媚眼,更是覆盖了双层薄饼,薄唇微启,声音低沉而带着些许威胁的语气。 “如果我再看到你出现在瑾年身边乱拍照的话,下次见面,我会直接把你撕了。 ”私家侦探抬眼对上一双明明如同湖水般深邃,却包含冷意的眼,顿时吓得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这是何等的一种气势凌人?他缩了缩脖子搂紧了怀里的相机,浑身细微地颤抖着,不敢作声。

男人没有放过他,两只纤细的手指揪起私家侦探的衣领,凌厉随之而来,那双眼,包含了太多可怕的严寒,如同恶魔临世那般渗人。 “听懂了就滚。

”私家侦探做这些事也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也不敢跟大人物对着干,感觉这个男人不好惹有种危险到甚至威胁到生命的错觉,男人的手指刚刚抽离,他就立刻抱着相机头也不回地跑了。

宋馆低头看了一眼在地上散落的胶卷,心里想到。

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任何麻烦了吧?目送那二人一前一后上了车离开,他才接起不断震动的手机,朝着那边皱着眉头不悦地应道:“马上就到了,催什么催?”——出租车停留在一个酒店门前,陆朝暖看着身旁喝的已经完全昏睡过去的男人有些无奈。 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她也忘了问。 这下只能带他入住酒店了。

最近陆家盯她盯得紧,开个房就走应该没事吧?她先下车环顾了一圈周围的情况,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让司机帮着将秦瑾年一起扶进了酒店里。 谁知道这时,一个一路跟随的女人看到这一幕,拿起手机拍了下来。

嘴角那抹笑容,有些得意。 “小姐,你好。

”酒店前台看到一男一女进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得,嘴角勾起一个暧昧的笑意。 陆朝暖脸色微红,将身份证递了上去,问道:“我朋友喝醉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带身份证,用我的给他开个房可以吗?”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有些移不开视线。

好帅啊。 “小姐?”陆朝暖敲了敲桌面提高了声音。 前台小姐回过神来,应道:“如果是两人入住的话需要两张身份证的哦,这是规定。 ”陆朝暖有些不悦地蹙眉,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话。 “我不入住,就是我的朋友住。

”“那请提交你朋友身份证的呢。 ”前台小姐很是官方的做出了回应。 “我不入住……”陆朝暖神色复杂看向了身后醉的一塌糊涂的人,试图跟前台小姐解释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喝多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带身份证,就拜托一下你了,一张身份证一个人入住,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

”她低头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推到桌面上。

前台小姐哦了一声,接过她手里的身份证做了登记入住,把房卡递过去给女人的时候,还是职业性地提醒了一句:“如果小姐也要入住的话,最好还是拿着先生的身份证登记一下的呢。 ”陆朝暖懒得在做解释了,让司机帮忙将秦瑾年送上楼,直到将他放到床上,她跟司机道了谢,并且多给了一倍的车费感谢他的帮助。 司机离开之后,陆朝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男人,见他睡得熟,也准备离开了,避免在这里孤男寡女待太久会对她不利。 但没想到刚刚碰到门把手,身后突然压上了一块重物。

酒味扑鼻而来,她眉间的忧愁聚集在了一起。 “别走,朝暖。

”陆朝暖下意识地想推开他,但是男人醉醺醺的力气还大得很,她有些有心无力,只能放弃了挣扎劝他。 “瑾年哥哥,你喝多了,还是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秦瑾年眉头皱的很深,他浑身难受,而且胃部还有种不断翻滚的痛苦,他强忍不适,嗅到女人身上的淡淡香味,他一下子有些酒精上头,失去了理智,只想把所有话都跟她说清楚。

“朝暖,你跟霍逸然在一起是没有好下场的,答应我离开他好吗?他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好。

”陆朝暖挣脱他的怀抱,看着他,一字一句很认真地做出了自己上次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回应。 “瑾年哥哥,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有些事情我会自己去做考虑,至于为什么要跟霍逸然结婚的原因,我日后有机会会跟你详细解释一下,请你相信我。 ”她看他摇摇晃晃差点摔倒,赶紧扶住了他,沉重的身躯全部力气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她差点没站稳。

好不容易把男人安抚回到了床上,陆朝暖看着他有些有心无力起来。 她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起身去打开门却没看到人影。 不过她已经有所警惕起来,关上门后拨通了霍逸然的电话。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