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旅居】90后最爱个性化酒店,远离城市的“野奢”酒店前景看好

  短暂而难忘的三年中专生活即将告一段落了,总结一下这三年中专的生活是很必要的。  回顾一下这三年的历程,三年的生活学习中,和同学的和睦相处,老师们的谆谆教诲,我学会了如何在学习中得到乐趣。几年的集体生活,更使我懂得了怎样去建立良好的关系,克服难关。  这三年中,我在认真学习专业知识外,还阅读了很多名著,古典书籍,中华几千年积累下的深厚底蕴让我认识到了品行是多么的重要。

  7、人要脸,树要皮。

【旅居】90后最爱个性化酒店,远离城市的“野奢”酒店前景看好

  野奢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但在这些年被频繁提及,成为中国民宿、酒店业一个蓬勃的态势。

  有雨趣而无淋漓之苦,大概能描述中国人对野奢的向往。 野指的是原生态自然环境,以及非凡的建筑形态;而奢,则是民宿和酒店以舒适奢华的设计,给予人们物质与精神层面的体验。

  野奢所针对的都市人群、市场前景及其融合的旅游地产,建筑师彭金亮早已敏锐发现并参与其中。

去年10月,他设计的慧心谷度假村刚试营业,就成为酒店行业的一匹黑马,从春节到情人节期间,入住率都在90%以上。   慧心谷与LoopVillage的选址都在湖州妙西镇霞幕山谷,前者在山上顺势而建,如同一架太空战舰,底下是茫茫竹海与千亩茶田。

后者则藏身于山谷平地的洞穴里,等待揭幕。

  中国的野奢,对我而言,就是高级的、有点自由空间的近郊游。

什么概念呢?最多就是两三天的预算,单程耗时在两三个小时以内,能稍微摆脱日常生活空间,给自己充个电。

彭金亮在德国生活十几年的经验告诉他,相比欧美兴盛的野奢概念,中国人更在意的是可以随时抵达,酒店或民宿的室内设施一流,既有乡野的静谧之趣,又没有舟车劳顿之苦。

  打造野奢IP  野奢就是缺什么补什么。

建筑师陈斌说,久居在城市里的人,很少见到绿色,更不用说慧心谷那样森林覆盖率达到80%以上的度假地。   在亲自住过中国几十家有着野奢概念的民宿与酒店之后,陈斌发现,人们的诉求就是远离城市喧嚣,拥抱自然,并且能在荒郊野岭之间获得心灵平静。

从这一点来说,中国不仅适合开野奢酒店,且消费前景大好。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精品酒店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90后消费群体正在崛起,成为绝对的主力军。 他们对个性化的酒店需求强烈,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度也很高。 从精品酒店的消费人群来看,87%的群体为已婚。

未来几年,国内精品酒店将以每年10%的增长速度发展。   这恰恰印证了彭金亮对于野奢兴起的判断对于热衷尝试新鲜的90后人群,尤其是有家庭的城市新中产来说,城中目的地早已缺乏吸引力,他们向往的是离开原地,去往深山或是荒野,带着一点点冒险精神,享受野趣与精致的周末生活。

他们宁愿连续一两个月工作无休,也会把攒下来的预算和假期用于更昂贵、更野奢的体验。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郊野旅游达25亿人次,旅游消费规模超过万亿元,郊野游成为越来越多人们度过周末的选择,夕发朝至的空间范围是最佳选项。

  人们希望住在看得见风景的房间,而中国则拥有优越的自然资源开发为野奢目的地。

对操盘手和建筑师而言,更关键的在于如何锁定合适的客户群,根据客群偏好指导设计和定位,配备相应服务项目。   驴妈妈旅行网创始人洪清华经过多年海外考察,早已洞察到野奢在中国的市场前景。 他开设的第一家帐篷客酒店位于浙江安吉万亩白茶园,2014年10月开业,前三个月一房难求。

帐篷客目前已获华住集团和如家酒店等近1亿元的投资。

  洪清华想把帐篷客打造为野奢的大IP,在他看来,尽管郊野里的住宿条件难以媲美五星级酒店,但却能卖出跟五星级酒店同等的价格。

人们愿意跟着酒店去旅行,愿意为安缦度假酒店这类动辄数千上万元一间的客房买单,正是因为其中注入的郊野旅游文化和大IP概念。 洪清华曾说,中国未来的旅游市场将远超美国,那些位于稀缺的、不可复制的自然景观中的酒店,注定是旅行者们最终愿意消费和买单的目的地。

  城市之外,乡野之中  野奢酒店唤醒的是人们对乡野、对自然的渴求,也是对个性化旅行生活方式的寻觅。   在全球范围,野奢酒店的概念由来已久。

彭金亮认为,像德国这样工业化、城市化的国家,很早就经历了乡村地区日渐衰落甚至陷入危机的过程。   为了让农村人口回流,德国政府系统推动农村重建发展,1961年开启全国性的农村竞赛,口号是农村应该更美。 到了2001年,农村有未来成为新的竞赛主题。

今天,一些上千年历史的小镇,铺了柏油路,街道秀美而古朴。

传统的木造建筑被改建为咖啡馆或民宿,以现代化的方式重新利用空间。

在极小的德国乡村艾冰霍夫,旅游业早已取代农业,家庭式度假农场的兴盛,早已带动起当地经济发展。

  世界各地的建筑师们也在挑选充满野趣、人迹罕至的去处,用环保的建筑手法,打造出世界独一无二的酒店或民宿。   巴西CatuCaba农场的民宿坐落于海拔1500米的高山上,站在露台上能俯瞰一年四季不断变化的群山;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沙漠住宅只能由一条漫长的私人车道进入,高耸的仙人掌和沙漠景观,带给客人戏剧舞台般的私密享受;FristLamp建筑事务所在美国西雅图麦迪逊公园设计的树屋,像是从山里长出来,这个仅300平米的酒店不但获得能源之星的认证,也是山居建筑里高难度的挑战。   如果你为了一顿美食去旅行,可以前往CarvalhoAraujo事务所建在葡萄牙自然景观中的美食酒店,住在葡萄园的绝美田野里,享用佳酿。 如果你想住在茂密丛林,加拿大温哥华西部一个背山面海的丛林里,SplyceDesign设计公司有一个新竣工的酒店,建筑依偎着群山,背对丛林面朝大海,欣赏最开阔的日出日落。

在南非sabisabi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内,则有四座完全独立的奢华丛林营地别墅酒店,可以在那里直面非洲濒危动物,独享整片非洲大草原。

  建筑师把荒野、深山与沙漠当做令人兴奋的建筑实验地,酒店业则将城市之外的开阔世界当做新兴的战场。

中国新兴中产阶层渴望的野奢,是在城市之外,乡野之中,一场短暂的逃离。   欧美人眼中的野奢却不是房间的设施豪华,而是地球最珍贵原始的景观。

彭金亮认为,欧洲人对野奢没有特别的要求,他们之所以喜欢非洲,因为那里上千英亩地,就只有你住的这一套房间,这就是他们认为的奢侈。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