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苏轼《行香子·清夜无尘》鉴赏

苏轼《行香子·清夜无尘》鉴赏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 酒斟时、须满十分。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 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

且陶陶、乐尽天真。 几时归去,作个闲人。 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此词或为宋哲宗元祐时期(1086-1093)的作品。

词中抒写了作者把酒对月之时的襟怀意绪,流露了人生苦短、知音难觅的感慨,表达了作者渴望摆脱世俗困扰的退隐、出世之意。 起笔写景,夜气清新,尘滓皆无,月光皎洁如银。

把酒对月常是诗人的一种雅兴:美酒盈尊,独自一人,仰望夜空,遐想无穷。 唐代诗人李白月下独酌时浮想翩翩,抒写了狂放的浪漫主义激情。

苏轼正为政治纷争所困扰,心情苦闷,因而他这时没有“把酒问青天”,也没有“起舞弄清影”,而是严肃地思索人生的意义。 月夜的空阔神秘,阒寂无人,正好冷静地来思索人生,以求解脱。

此词描述了环境之后便进入玄学思辩了。

作者这首词里把“人生如梦”的主题思想表达得更明白、更集中。

他想说明人们追求名利是徒然劳神费力的,万物宇宙中都是短暂的,人的一生只不过如“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一样地须臾即逝。 作者为说明人生的虚无,从古代典籍里找出了三个习用的比喻。 《庄子。

知北游》云:“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郤(隙),忽然而已。

”古人将日影喻为白驹,意为人生短暂得象日影移过墙壁缝隙一样。 《文选》潘岳《河阳县作》李善《注》引古乐府诗“凿石见火能几时”和白居易《对酒》的“石火光中寄此身”,亦谓人生如燧石之火。 《庄子。 齐物论》言人“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 唐人李群玉《自遣》之“浮生暂寄梦中身”即表述庄子之意。

苏轼才华横溢,这首词上片结句里令人惊佩地集中使用三个表示人生虚无的词语,构成博喻,而且都有出处。 下片开头,以感叹的语气补足关于人生虚无的认识。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是古代士人“宏材乏近用”,不被知遇的感慨。 苏轼元祐时虽受朝廷恩遇,而实际上却无所作为,“团团如磨牛,步步踏陈迹”,加以群小攻击,故有是感。

他心情苦闷之时,寻求着自我解脱的方法。 善于从困扰、纷争、痛苦中自我解脱,豪放达观,这正是苏轼人生态度的特点。 他解脱的办法是追求现实享乐,待有机会则乞身退隐。

“且陶陶、乐尽天真”是其现实享乐的方式。

“陶陶”,欢乐的样子。

《诗。 王风。

君子阳阳》:“君子陶陶,……其乐只且!”只有经常“陶陶”之中才似乎恢复与获得了人的本性,忘掉了人生的种种烦恼。

最好的解脱方法莫过于远离官场,归隐田园。 但苏轼又不打算立即退隐,“几时归去”很难逆料。 弹琴,饮酒,赏玩山水,吟风弄月,闲情逸致,这是我国文人理想的一种生活方式,东坡将此概括为:“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就足够了。 这首《行香子》表现了苏轼思想消极的方面,但也深刻地反映了他政治生活中的苦闷情绪,因其建功立业的宏伟抱负封建社会是难以实现的。 苏轼从青年时代进入仕途之日起就有退隐的愿望。

其实他并不厌弃人生,他的退隐是有条件的,须得象古代范蠡、张良、谢安等杰出人物那样,实现了政治抱负之后功成身退。 因而“几时归去,作个闲人”,这就要根据政治条件而定了。

此词虽一定程度上流露了作者的苦闷、消极情绪,但“且陶陶乐尽天真”的主题,基调却是开朗明快的。

而词中语言的畅达、音韵的和谐,正好与这一基调一致,形式与内容完美地融合起来。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