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第一千八百三十二回 无情最是帝王位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三十二回 无情最是帝王位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咬了咬牙,说道:“昨天是我神功大成的时候,在冲生死玄关之时,我的心有点分,加上那巨大的痛苦,所以一下子不省人事,后来我才知道我跟屈彩凤一样彻底失控了,不分敌我地大开杀戒,就连凤舞,也差点死在我的手上。 ”澄光道长双眼一亮:“什么,你,你神功大成了?”耿少南点了点头,一运气,丹田和小腹部同时出现了两个气穴,很明显地能看出一红一白两道真气从他的这两个气穴里产生,通行奇经八脉,最后在胸口汇集,他一声低吼,这股子战气从他的周身毛孔中汹涌而出,顿时就把整个丹房,笼罩在了一片灼热的战气之中。 澄光道长的须发随着这第九层的天狼战气,不停地飘动着,他长叹一声:“想不到这天狼战气大成之后,有如此可怕的威力,怪不得林凤仙能靠此横行天下,而屈彩凤也有这么高强的武功,只是,为师真的很怕你跟那屈彩凤一样,会失去控制,大开杀戒啊。

”耿少南咬了咬牙:“到目前为止,我的内力和真气还是控制得很好,我想,是不会有大开杀戒的可能的,屈彩凤的天份低,内力也没我高,到现在也只是小成,并不是大成,所以才会失控,就算是那个小成,也是吃了寒心丹才会那样,并不是她本身的水平,所以她会走火入魔,大开杀戒,我是不会的。 ”澄光道长的嘴角勾了勾,说道:“殿下啊,属下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凡事不可太大意,有信心是好事,但是你现在可是受众人瞩目,万一失控,那可就是要身败名裂了,就是为了夺位,以后也不可能露出有半点走火入魔,失控杀人的把柄给人知道,要不然就是你恢复了齐王的身份,也不可能得到大位的。

”耿少南叹了口气:“现在最麻烦的事情,是小师妹好像开始怀疑我了,别的事情我倒是不担心,在外人面前,我可以各种表演,但是在师妹面前,我们是夫妻,我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而且,而且这件事我是极为内疚,当时若不是凤舞,我当时恐怕就自尽了,时间一长,肯定瞒不住的。

”澄光道长的双眼中精光暴闪,厉声道:“千岁殿下,瞒不住也要瞒,人这一生,哪可能不做亏心事,难道你这次之前,就没有亏心事了吗?”耿少南一时语塞,嘴张了张,却是说不出话。

澄光道长冷笑道:“何娥华的父亲,是你亲手打瘫的,僵尸粉也是你亲手喂他服下的,就是你和何娥华成就好事,也是因为我在她房里放了迷香的原因,这些事情哪一件都足以让你和何娥华反目成仇,你难道就不怕自己哪天梦里说出来吗?”耿少南的双眼痛红,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些,这些都是你逼我做的,是你,是你让我做了这些良心有愧的事。 ”澄光道长的面色阴沉,冷冷地说道:“你心里很清楚,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你能得到何娥华,为了你能把心思从这个女人身上收回,用作正途上,现在你的齐王身份已经暴露,陆炳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觉得你就是现在收手,放弃夺位之心,就能这样一辈子混下去吗?”这话重重地击在了耿少南心中最脆弱的部分,击得他哑口无言,澄光道长的眼中冷芒如电,厉声道:“千岁,王位的争夺,开始之后就没有了退路,要么君临天下,统御万方,要么是乱臣贼子,死无葬身之地,非但你这样,何娥华也一样,你以为她现在作为齐王妃,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就能逃过这个命运了吗?”耿少南的手开始发抖:“这,这关小师妹什么事?我万一夺位失败,死的是我,不至于祸及于她吧,她什么也不知道啊!”澄光道长哈哈一笑:“少南,你最近也看了这么多史书了,应该知道,宫廷斗争,是多么地狠,多么地绝吧,你以为你万一死了,何娥华就会有善终吗?她现在的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到时候太子会放过她?当年你娘把你送出了宫,结果二十多年后你就回来夺位,为母报仇,难道你的敌人们还会给你这样的机会?”耿少南的额头汗水涔涔而下,他的声音有些发抖:“那,那小师妹如果生出了孩子,最多孩子有事,她自己应该是可以逃过一劫的。 ”澄光道长冷笑道:“如果你死了,孩子也死了,何娥华这么重感情的人,还会留在这世上吗?千岁,你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你的小师妹,要把这世上最好的都给你的妻子和孩子,难道就是这样给她们吗?”耿少南颓然地向后倒在了椅子上,喃喃地说道:“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澄光道长上前一步,一抓住了耿少南的手,厉声道:“千岁,你要记住,你是齐王,是将要夺取天下的人,几个武当弟子的死,算得了什么,比起将来为了你的霸业,要死的更多的人,这根本是九牛一毛,这条路已经开始,就无法再回头,现在只有挡你路的人和顺从你的人,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不管是谁,哪怕是我,一旦成为了你的障碍,你都要毫不犹豫地除掉。 只有这样,你才能保护你的小师妹,明白吗?”耿少南的眼中红芒一闪,跳了起来,重重地甩开了澄光道长的手:“你是要我扔掉一切的善良,忠厚,诚实,变成一个彻底的小人吗?”澄光道长大声道:“不错,你说的善良,忠厚,诚实,其实就是软弱,无能,犹豫的代名词,从你走上夺位之路的第一天起,你作为武当大师兄的这些品质,就应该丢掉了,再也不要有。 以后无论是黑石的事,迷香的事,还是昨天晚上走火入魔杀掉师弟的事,都不要再想,就当没发生过,别再让那些无用的道德感再来折磨你,坏你的事了,除非你想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妻儿去死!”。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