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第825章 麒麟第一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825章 麒麟第一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对于秦墨的拒绝,蒙鹤波有些遗憾,他与秦墨相当投缘,很希望有这样一个师弟。 不过,蒙鹤波为人洒脱,很有乃父蒙炎之风,很快一笑置之。

“准备一下,就前往圣城冰仙醉酒居】,今夜东岭洛小姐的邀约,整个圣城的年轻天才都要给面子。 ”蒙鹤波说出来意。 蒙鹤波、单炀豪都收到了请柬,要参加今夜的宴会,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盛会,如今圣城的众多天才都收到了请柬。 “西域、北域的地榜领军人物,今夜说不定会有一番恶战。 ”蒙鹤波咧嘴大笑,很是期待。 单炀豪则是面无表情,眼中则是跳动战意,他对今夜的宴会很期待,此来北寒圣城,一是为了惊世拍会,二也是要会一会北域年轻一辈的绝世天才。

秦墨有些诧异,心说洛千机的面子还真大,竟有这么多天才俊杰赴宴。

“东域东岭,乃是一个神秘所在,那里走出的传人有着特殊使命,很可能与传说中虚无缥缈的天榜有关。

”单炀豪低语。

古幽五榜,天、地、人、奇、英,唯有天榜最是神秘,世人难以知晓存在。 关于天榜的传说,秦墨前世曾有耳闻,据说天地间只有一张天榜,记载万族盖代天才,能列入其中者,才是天地间真正的天骄,秉承浩荡气运而生,会成为一个时代的主人。

“天榜……”秦墨呢喃,心中则在盘算,以自己现今的实力,能否列入一域地榜之中?单炀豪、蒙鹤波在竹楼待了片刻,随后蒙鹤波又燃起战意,要再次领教西域龙刀,两人又跃至半空,一边激战,一边远去。

“你们准备一下,直接去赤阳谷门口,我静修一会儿,随后就到。

”秦墨这般说道。

冬东咚、黑棍就等着这句话,两人一溜烟就窜了出去,径直奔向赤阳谷山门处。

“这两个小子,性子还是没有稳重下来……”秦墨微微摇头,随即沉淀心神,体会刚刚暴涨的力量。 闭上眼睛,秦墨四周霍然寂静,方圆数千丈之内的情景,清晰映入脑海中,耳闻如视】从未如现在这般清晰,仿佛能将这片天地的看透。 同时,胸口有着滔天战意澎湃,却是战意越炽,心境越发平静,犹如一颗冰心,将周遭的一切,包括自身的任何变化,都清晰映照出来。

这是武者最梦寐以求的战斗状态,心如冰心,却战意如潮,能够发挥十二成的战力,甚至能超越极限战斗。 秦墨没有想到,斗战圣体第七层的壁障破开一丝缝隙,自身就有如此惊人的变化。

这种感觉,太过奇异,仿佛这片天地,他就是主宰,任何生物都不能挑战他的力量。 突然,一股诡异的感觉袭来,秦墨霍然睁开眼睛,看向角落的一处阴影。 “谁!?出来。

”秦墨抬手,举掌一按,那片虚空顿时塌陷,五道身影疾窜而出。 “哼!这小畜生六识还真敏锐!”“小小年纪,有地境巅峰的修为,算是绝顶天才。 可惜,注定你今生时日无多。 ”……这五人全身裹着黑色软甲,掩盖真面目,刚一出现,却是疾窜过来,出手凶狠,招招都是杀招,毫不留情。 劲气肆虐,化为霸烈罡气席卷,这五人皆是逆命境中期的修为,气机如排山倒海般可怕。

锵、锵、锵……一个强者双手一展,两条飞爪射出,如神鹰利爪,锋利无比,笼罩了这片空间,直袭秦墨的琵琶骨。 另一个强者袖子一动,一条银色匹练卷出,乃是银天蚕丝制成的银缎,要将秦墨束缚。

其余三人则化为残影,成百上千,从四面八方袭至。 这一轮袭击,又准又狠,务求一击成功,根本不给秦墨喘息的机会。 秦墨心中一凝,想不到在赤阳谷的深处,竟会有五大逆命强者联手偷袭他。 他双臂一动,想要拔剑迎战,却是心念一动,运转邪影剑步】,暗合麒麟踏瑞】,化为一道流光移开。

轰隆隆!虚空裂开,而后闭合,形成一个独立的场域,将整栋竹楼都纳入其中。

五大逆命境强者分立,占据五个方位,对秦墨形成合围之势,一股股可怕气机锁定了秦墨的方位,让他无处逃遁。 “你们是何人?敢在赤阳谷行凶,不怕蒙炎门主的震怒吗?”秦墨装出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急喝道。 他心思电转,已是推断出来,这五大强者如此隐秘偷袭,以场域封闭了这里,成不是赤阳门的强者。 而是与北寒门有关,或是当日赌输的一些人暗中谋划。 “呵呵,圣城新的运道奇人,看来你这小混蛋的运气也不怎么样。

”其中一人森然说道。

“福兮祸之所倚,鸿运过后,自是厄难。 小混蛋,你要怪就怪自己之前的运气太好吧。

”另一个人冷冷开口。 这五大强者很谨慎,丝毫不透露身份,齐齐一声低喝,扑杀了过来。 轰!其中一位强者挥掌拍出,漫天寒气溢出,比之冰原的夜晚还森寒,将这片区域的地面冻结,冰霜覆上秦墨的双足,令其难以动弹。 其余四人一起出手,气劲肆虐,将秦墨周围的所有退路封锁。

“这寒冰掌劲,应是北寒门的北寒天功】吧……”秦墨并不吃惊,他早就猜测,五名逆命境强者中有北寒门的高手。 双足一动,足下瑞光浮现,秦墨震碎冰霜,避过了这一轮的攻势。

“好滑溜的小子!”这五大逆命境强者一惊,怒喝连连,加强了攻势,五个身影不断晃动,化为成千上万,将这片场域全部笼罩。

五名强者很笃定,一个地境武者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他们。 即是如此,就以速度压制秦墨,让这小混蛋体会一下,被猫捉老鼠,最后力竭绝望的下场。 然而,一刻钟过去,五大逆命境强者将速度提升至极限,竟依然追不上秦墨的速度。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身法?”……秦墨的身法越来越快,由开始的有迹可寻,变得无迹可寻。 邪影剑步】与麒麟踏瑞】的融合,也是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 麒麟踏瑞】又称遁天步,奕铭风此前曾说,这门祖阵之技,可以融入任何一门身法武学中,达到这一层次,麒麟踏瑞】才算是初成。

“现在麒麟踏瑞】初成,应能尝试下一层次。 ”秦墨眸光一闪,这门祖阵之技的下一步,就是攻敌。

砰!秦墨脚下,一道道光华涌现,无数阵纹如蛛般蔓延,将地上的玄冰震碎。 而后,秦墨一脚踏出,强势而霸道,如一尊麒麟踏足虚空,震得整个场域呈现出了裂痕。

轰隆……,一声巨响,这一脚踏实,将五大逆命境强者的攻势尽数瓦解,如同一块破布被撕碎。

“这是什么脚法?”“一脚破了我们五人联手之势?”五大强者眼睛收·缩,心中骇然,这情景太诡异了,如同是一只待宰羔羊,忽然掀开羊皮,变成了一头可怕的幼狮。

“这小混蛋有古怪,全力出手!”“打残他,留一口气就行。 ”五大强者再不保留,将功力运转至极限,杀招迭出,齐齐攻杀过来。

砰!秦墨连踏三脚,一脚比一脚沉重,每一脚都有踏山之势,三脚连贯在一起,以暴体天功】运转,竟是有着惊天动地之势。 这一刻,秦墨终于领悟到,麒麟踏瑞】的攻敌手段,并没有什么技巧,就是借用天地之力,化为祖阵阵纹,以麒麟踏天之姿态,狠狠踩踏敌人。

祖阵之技,穷天地之变化,而返璞归真,其攻伐之术反而很简单,却是威力无穷。 秦墨也没有想到,麒麟踏瑞】进阶至第二阶段攻敌,威力竟是如此可怕。

以他地境巅峰的修为,又窥及斗战圣体第七层的一丝契机,独战五大逆命境中期的大高手,也是可以做到。

可是,如此轻松,以压制姿态对敌,却是难以做到的。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