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求仙道by泰坦尼克不沉号小说 爱情电影

求仙道by泰坦尼克不沉号小说 爱情电影

求仙道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仙侠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主角柳卿,乌雁雪求仙道小说讲述了:佛前一战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

少年柳卿,父亲因救自己而被仇人追杀,下落不明。 十年修行入道后,柳卿下山,寻亲过程中,掀起一场修真界的腥风血雨。

仙道之路,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精彩章节正在赶路中的柳卿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久了没有出世,头脑有点不够用了。

他望着这无边无际的森林,心中懊恼之前为何不问问那两个天陨宗弟子如何离开这森林呢?现在过去的话,不说对方还会不会再原地等候,就算在原地,以对方天陨宗弟子的身份,此刻也定然会有其师兄弟赶来,这样的话,自己这边就不是对手。 所以此刻已经无法回头,这也就说明柳卿暂时还不会找到离开森林最短的方向。

无奈之中,他只有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幸亏他将黑虎带出来了,不然在这森林之中还不好行走。

不知过去多久,柳卿只感觉太阳都差不多要落下去了,可前方还是看不到头。

咻咻咻咻咻!!突然,一连串声音出现,柳卿四周立刻被五人包围,细看之后,柳卿发现了两个熟人,他们赫然就是朱大保和罗智。

"毕师兄,就是他,他身上除了那只灵兽黑虎,还有一把下品灵剑,锋利无比,我这只手就是被此剑斩断!!"刚一出现,朱大保就指着柳卿大叫起来,眼神里满是怨毒!嘿嘿,这下看你怎么逃,毕师兄可是道始境后期实力的修士,还有另外二人也都是中期,一个小小的道始境初期实力小修士,哪怕有下品灵剑加上一只灵兽,也绝对无法抵抗!朱大保按着刚接上的手臂,心中残忍地想着,等下一定要好好折磨柳卿。

"就是你伤了我师弟?"毕风寒歪着丹凤眼,面带浅浅的笑容道,他嘴唇很薄,显然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小人。 不等柳卿回话,毕风寒继续说道:"那你就自断一手一脚,留下黑虎灵兽和灵剑,我放你一条生路。

怎么样?舍财保命,我还是很善良的吧?""做梦!"柳卿喝道。 他这时是真的怒了,明明是对方因贪婪而起夺宝之心,一战败后不思报饶其一命之恩,反而带人来赶尽杀绝,看来父亲说得对,永远都不要去这样的宗门!哪怕他知道实力不如对方,他也没有退缩的念头。

这十年来,他在山洞内也经常败,可从来就没有一次不战而败,从来都是战,战,战!不到最后一刻,必然不会轻易放弃。 况且此刻已经在劫难逃,对方可是天陨宗这种大宗门出来的弟子,速度不会慢,加上对方修为也比自己高,显然是无法逃走的。 既然无法逃走,也无法言和,那么便只有战!"哼,本想留你一命,看你如此不知好歹,那么便只有将你灭杀了!"毕风寒眼中寒光一闪,手持一剑仗身而出,剑光缭乱,直奔柳卿而去!柳卿执剑招架,金宏剑法奥秘全出,双剑交错而出现的火花如流星雨般纷纷落地,噼啪声不断传出。 黑虎在一旁为柳卿助威,并虎视眈眈地盯着其余没有出手之人。

他们跟随毕风寒这么久,早就了解对于修为比自己低的人,毕风寒是不需要外人出手的,所以他们并没有上前与毕风寒一起。 毕风寒的剑舞得风声四起,呼啸中剑气直发,柳卿修为虽低,可依靠着金宏剑法的奥秘,也勉强能够坚持短时间不败。 "哼,剑法不错,挺有两下子。

"毕风寒目光一闪,他现在心中想要的东西多了一个金宏剑法,等下将对方拿下之后,一定要让他交出这等精妙的剑法。 "剑法虽妙,可你修为不够,还是认命吧!"低吼一声,毕风寒一剑过去,拉远双方距离,目中寒光一闪,手中多出一把短剑,那剑通体漆黑,有淡淡雾气缭绕,显然其上沾有剧毒。 短剑出现的刹那,便咻地一声离开毕风寒的手,成为一把飞剑,直中柳卿要害。 飞剑速度极快,柳卿一时难以反应过来,他头皮一阵发麻,危机感强烈,下意识地闪身躲避,同时架剑抵挡。 可关键时刻,飞剑随着毕风寒意念而动,竟生生改变方向,绕过了柳卿的剑,割伤了他的手臂。

柳卿伤口立刻流下黑色毒血,只一个呼吸,他便感觉自己浑身的灵气都已经消失,手中再也支撑不起剑的重量,金宏剑锵地一声掉落在地上!"飞剑上的毒,名为散灵,毒性极为猛烈,几乎瞬间就会毒发,6个时辰之内,浑身灵气全部散去,成为一介凡人!"毕风寒冷笑道,同时剑指柳卿,"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交出所有东西,包括你所使用的剑诀!"柳卿不语,虽浑身灵气全无,可站起来的力气还是有的,他慢慢站起来,以冷笑回应。 毕风寒皱眉,他没想到柳卿还这么硬气,对朱大保说道:"大保,他断你一臂,你来跟他玩玩吧,注意,暂时留他性命,我要用。

""好,多谢毕师兄为师弟报仇雪恨!"朱大保朝毕风寒抱拳,便提剑来到柳卿前面,"小子,挺硬气嘛,哪里人?"说罢,还未等柳卿回应,便一脚踹中柳卿站立的膝盖,顿时一声咔嚓,柳卿脸都有扭曲,吸气之声不断传出,可他没有叫出声。

"哟,挺能忍的,一介凡人还能在膝盖碎了之后忍住疼痛,不错嘛!"朱大保冷笑,对于柳卿,他原本是充满着不屑,自己可是天陨宗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平时去外门,哪个弟子敢不低着头说话?可没想到却被面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给斩断一只手臂,对于朱大保来说,这不仅仅是仇,更是耻辱!咔嚓,朱大保又踹碎了柳卿另一个膝盖,柳卿这次终于倒下,双手撑地,坐立起来,此刻的他,脸上大汗淋漓,红得几乎可以透出血来,可见他忍受住了多么大的痛楚!"你断我一臂,那么,你的手臂,也别要了吧!"朱大保狞笑起来,剑光一闪,执剑挥下!就在此刻,一道白光闪过!锵!朱大保的剑拦腰而断,他前一刻还在狞笑的脸庞,立刻就成了猪肝色。 "试炼而已,用得着伤同门性命吗?"一个女声传来,接着,六个白衣女修缓缓落地,领头之人正是乌雁雪!"雪……雪师姐,此人……此人之前伤我,我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已啊!"朱大保立刻对来人苦笑道,并且抬了抬自己的断臂。 "而且……他不是我们天陨宗的……""那你倒是说说,他为什么伤你?"乌雁雪毫不退让,她平日里就不喜欢争斗,更看不惯恃强凌弱,一旦遇上,必会出手。

"这……我……"朱大保看了看毕风寒等人,见他们也不想出头得罪乌雁雪,于是咬咬牙道:"这小子不识好歹,辱骂我们天陨宗弟子都是垃圾货色,我们才出手教训他的……""哼,真是这样?"乌雁雪冷笑,毕风寒可是天骄之一,她哪里不了解,当下一看便知是对方见宝起意,"而不是你们见骑有灵兽,手握灵剑,见宝抢夺?"朱大保冷汗直流,乌雁雪一下子就说对了大半,他也不好再继续反驳,只好苦笑,尽量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希望她不要在掌门面前多说才好。 乌雁雪见朱大保不说话了,明白自己猜测八九不离十,当下冷哼一声,拿出解药,递给柳卿:"这位师弟,这是解药,你赶快服下,我为你护法!""多谢师姐!"柳卿也不担心对方拿假药,毕竟若是对方有心害自己,不会如此,接过之后,他一口吞下解药,就地打坐。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