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不一会浩浩荡荡的大部队来了

不一会浩浩荡荡的大部队来了

毫不客气地说:才和它依依不舍的道别,我最爱缠着奶奶,却不知我的一只鞋子还在里哩,让我可以独自在园子里玩,奶奶家的老房子有一片不大不小的园子,直至转学,我十岁之前就没怎么出过那园子?小时候。

她去浇水,我就扬水;她去喂鸡鸭。

我就往鸡食里尿尿,等她渴了去水缸里舀水,每次她拿出我的鞋要打我时。 我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然后把屁股冲她一蹶;我也不知道哪学得这么个百试百灵的法子?让我从没挨过一次打,奶奶便释放我了,但绝不能。

不过当时的我依旧欢天喜地。 蚂蚁啦!等着蚂蚁的到来,不一会儿就被蚂蚁闻到了,有两只蚂蚁过来,大概是烦了我在她身后跟着,男孩吗?自然要玩一些男孩该玩的,蟋蟀啦!我抓过无数的小虫子。

瓢虫啦!最好玩的!数不胜数。 就是当我知道蚂蚁喜欢甜食以后,我就心疼地拿一块糖;扔在地上,糖的气味飘啊飘,试图拿走,可根本拿不动,就只好回去叫来蚂蚁大军!不一会浩浩荡荡的大部队。

才黯然离去。

早被我拿走。 我看它们在原本有糖的地方转了好几圈!当时把我笑得直不起腰。 你说那两只蚂蚁会不会因谎报军情被大部队。

吓得我抱头鼠窜,我要走了,我视若珍宝;我悄悄将一颗蛋煮熟,爬了好多个鸟窝!哈哈哈,直到有一天引来一只蜈蚣,黑色的大大的带着无数的爪子。 这件事我百玩不厌,那颗糖也就此牺牲;10岁那年,奶奶知道我爱玩。 特地送了两枚鸟蛋给我,通体洁白,可她还是低估了我?终于找到一窝大小差不多的白蛋。 把熟鸟蛋放了。 无限荣耀,我真厉害。 我以为我的童年会像熟鸟蛋一样。 怎么也过不完。

孵不出,却在不觉间已经长大了;但奶奶家的小园的日子,依旧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是那种即便在考场也会边写边笑出声的快乐和。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