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土改第一村的“土”“改”新路

土改第一村的“土”“改”新路

  新华社哈尔滨10月4日电题:土改第一村的“土”“改”新路  新华社记者李凤双、王春雨  在中国,也许没有哪个村庄,与“土”“改”的联系比土改第一村——黑龙江省尚志市元宝村更紧密。   这里是小说《暴风骤雨》的原型地,昔日“光腚屯”在改革大潮中,已发展成远近闻名的亿元村。

  在全国50多万名村支书中,76岁的元宝村党总支书记张宝金普通却不平凡,他被誉为“暴风骤雨中永不褪色的旗帜”。   在“土”中谋发展,在“改”中再奋进。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新机遇、新挑战,张宝金带领元宝人,闯出小山村的发展新路。   土地的力量  东大壕地,元宝村最古老的耕地。   土改工作队曾在这打下第一根桩子。 70年后,这里又树起新坐标,旱田改水田示范区。   当5年前旱田“一统天下”时,张宝金却算出了细账:玉米1亩收入1133元,普通水稻1564元,“稻花香”水稻2030元,他号召村民种水稻。   一些种粮大户不愿改。

张宝金急,但没有“强压头”。   头一年,他试种成功。 又一年,丰收又丰产,有人跟着一起种。

今年,全村水稻从5年前700亩发展到5300亩,超过总耕地面积一半。 去年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2.9万元,元宝村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迎来曙光。   冯大洼子,元宝村最久远的荒地。

有人说,这就是废地啥也干不了。   张宝金捧起这儿的土久久沉思。   黄沙伴着思虑滑落,蓝图在指缝间升起——变荒为宝建设工业园区。

  元宝村成为亿元村,工业是火车头。

到2012年初,元宝村已有铅笔、铅笔板为主导产品的企业28家,铅笔产量占全国四分之一,当时急需一块地办工业园区。

  亘古荒原被开辟出180亩工业用地。

铅笔、食用菌、玉米加工等企业纷纷落户园区,全村各类企业发展到38家,村总资产达6.7亿元。   元宝村因元宝山得名。 这山原来是一座秃山,山后的元宝顶子也曾被开垦成耕地,一下大雨,黄土混着雨水冲进河道,黄泥河成了黄色泥巴河。

  老支书发誓要为子孙后代留下好环境。

他带人顶着风雪跪在元宝山的石头上凿坑,膝盖被硌出血,擦擦继续从山下背土种树。 为了让元宝顶子重披绿装,他领着全村人种下万亩生态林。   村民姜春清的循环农业基地就在林中。

他的500亩林地成了“绿色银行”,按每棵树每年自然增值10元计算,一年闭着眼睛赚40多万元。   改革的引领  农民离不开土地,发展离不开改革。   外人常问老支书,你这没资源、没地缘优势,凭啥能步步踩在政策鼓点上?  张宝金说,靠的是实事求是谋划、实实在在干事、实心实意为民。   每天早上元宝村两委都开晨会,学习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38年来风雨无阻。   “不学政策,路从哪来?”张宝金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2012至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主题是农业科技、农业现代化,元宝村农业关键词是试验推广水稻新品种、新技术。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主线,销路好的“稻花香”水稻在元宝村大面积推广。

  既落实中央政策、又符合元宝村条件,老百姓既愿意干、市场又欢迎。

  创业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遇到挫折,老支书的法宝是实实在在干事。

  元宝村集体的铅笔厂,曾一度濒临停产。   铅笔之乡的铅笔为啥不吃香了?张宝金带着乡亲们走市场、访企业,刨根问底找原因。   症结找到了,东南亚的铅笔工人月工资仅相当我国的四分之一,再拼价格还有啥优势?  中央提出“三去一降一补”,张宝金觉得,年产2亿支,但每支利润不足1分钱的模式必须淘汰。   村集体的铅笔厂随即引来了投资者。 安徽省蚌埠市雪莲铅笔厂厂长王和平说:“元宝村缺的销路、品牌、技术我们都有,这里产业基础好,我们计划再投资3000万元。 ”  村民于宪臣的铅笔厂淘汰了“大路货”,把年产量从2亿支降到1亿支,生产的36色出口铅笔,利润达到每支1毛。 他说:“以往进了6月是淡季,今年订单多到干不过来。

”  老支书常说,一个人好,不如一个村好。 党员干部不仅自己能致富,更要带动全村1870口人一起富。   村民孟凡华想创业开煎饼铺,可手里一分钱也没有。

他冒蒙儿(试探)找到老支书,没想到第二天,张宝金以个人名义借他10万元。 如今孟凡华的煎饼铺年纯收入几十万元。

他说:“没有老支书,哪有我的今天?”  党员郇德金最先种“稻花香”,他尝到甜头后,主动帮助乡亲们。 对还有顾虑的农户,郇德金保证:“我免费教技术,如果按我说的干,亩产达不到1200斤,我赔钱。 ”  张宝金说,你拿什么心对群众,群众就拿什么心对你。   旗帜的召唤  早上6时30分,元宝村晨会。

  “咱们再学一遍党章。 然后大家对照党章,看看自己哪合格,哪要改。 ”张宝金读起党章,语调不高但铿锵有力。

  村里坚持每半年召开全体党员大会,每季度召开支部委员会,每月召开党小组会,每逢中央出台新的政策,随时增加“三会”。   在元宝村,谁是党员平时能看出来。

院里院外卫生格外整洁的是党员;义务在马路铲草的是党员;孝顺长辈、门风好的典型是党员。   在元宝村,党员关键时刻能豁出来。

冒血本无归风险,试种水稻新品种的是党员;在村集体企业困难时,坚守岗位不抛弃不放弃的是党员;在群众有需要,撇家舍业出钱出力的还是党员。   一籽下地,万籽归仓。

  元宝村现有党员70名,在元宝镇居首,其中“90后”党员4名,今年又有2人交了入党申请书。

  “90后”党员姜文今年刚刚转正,问起入党原因,他说:“村里的年轻人都想入党,为全村发展带头。 ”  “80后”党员高元帅是宝森木业总经理,他说:“老支书一直是我的榜样,我尤其要学习他改革创新、一心为民的情怀。 ”  “70后”杜旺生小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去年交了入党申请书。 他说:“能为别人的幸福助力,比自己多挣点钱幸福。 ”  黑龙江省尚志市委书记杨爱国说,张宝金是一面飘扬在黑土地上的旗帜,引领发展,凝聚人心。   年近8旬的张宝金最近常念叨,我想退下来,给年轻人让路。

  乡亲们说,老爷子不能退,有他在我们心里有底。   党员们留,有老支书掌舵,能发展得更快。   支委们劝,我们不如你,你还得领着大伙干。

  张宝金不愿意听党员说“落后话”,他说:“你们都比我年轻、文化深,要是不如我,就只有一个原因,不努力。 ”  他对乡亲们说,我是党员,从村书记岗位退下来,还要干力所能及的事。 给我一把扫帚,我能扫干净一条街。   别的事大伙都听老支书的,就这事,张宝金至今也没能说服大伙。

  一退一让,尽显党员无私本色。

  一劝一留,饱含群众无限深情。

  这面暴风骤雨中永不褪色的旗帜,在时代的洗礼下,愈加鲜艳飘扬。

(参与采写记者:潘祺、齐泓鑫、王凯)+1。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