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1083,洋人同学很受伤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1083,洋人同学很受伤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当王勃心满意足,姜梅也艳光四射,俏脸犹如冬日盛开的腊梅花一般走出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更新最快两人匆匆走到米粉店。

“你吃啥?我直接去后厨给你端。

”女人把掉落耳边的几根头发别在圆润的耳后。 靠近耳旁的腮边,依然能够看到一抹胭脂般的嫩红。 “二两抄手,二两肥肠水粉。 一杯饮料,就这样。

”王勃朝女人点了点头。

家里米粉店的东西他过去两年,尤其重生后打天下的那大半年,差不多已经吃厌烦了。 但是来到双庆的这几个月没机会吃,却又无比想念起家乡的味道来,特别是自家米粉店的味道。 两分钟后,姜梅用餐盘端着一碗清汤抄手和两碗舀了双份臊子的水粉走到王勃所在的座位。 “我去忙了,你慢慢吃吧。 ”女人温柔的一笑,柔声道。

“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我吃了直接回学校。

”王勃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开始津津有味的吃起来,补充着前不久激烈运动后损失的能量。

吃了晚饭,王勃开车回学校。

回学校的路上,他才注意到道路两边的景观树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缠满了装饰的灯带。 灯带在寒冷的冬夜发出绚烂,迷人的光晕。 除了缠满景观树的灯带,像标兵一样的路灯上还挂有大红的灯笼。

灯笼齐齐发出喜庆的红光,和五彩的灯带一起昭示着新年的即将到来。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了呀!”看着道路两旁迷人的灯火,王勃心生感叹。

回到学校,校园内也是样子大变。

主干道两边的树上,路灯上,全是发出耀眼光芒的彩灯和灯笼。 整个校园,亮如白昼。

男男女女穿行期间,年轻的脸上大多带着节日的欢笑。

充满暖意的灯光照在他们的身上,犹如给众人铺上了一层朦胧的金粉。

以前,每当遇到元旦,圣诞,国庆之类的节日,对王勃来说,便是一种渴望和失望交替,犹如冰火两重天般的境遇。 周围的同学,朋友们是那般的欢乐,他们生双成对,相互依偎,喜笑颜开,积极而又兴奋的跟自己心爱的人商讨着节日的安排跟去处。 但是于他而言,却总是那般的寂寞跟孤独。

他也有暗恋和爱慕的人,渴望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跟对方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分享这份因季节轮换所带来的喜悦。

然而,却总不可得。 喜欢的人是那么的遥远,哪怕他穷尽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没办法触及半分。 阑珊的灯火处是同学朋友们,以及不认识的路人们一张张幸福的笑脸。 这笑脸对他来说却是无比的遥远。

最后总是落得个自艾自怜,甚至自暴自弃的孤独寂寞冷的下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不是这样。

快乐幸福的人是那么多,他也很想成为他们的一员,在大冬天的晚上,顶着迷人璀璨的灯光,被人依偎,两人漫步缓行,一起沉浸在节日欢快的气氛当中。 为此,他孜孜不倦,比周围任何一人都要努力的奋斗着。 但是先天的缺陷,一生下来就比别人低几个档次的贫穷如影随形的跟着他,让他自卑,压垮他的脊梁,让他关键时候总是施展不开自己的手脚。

于是,一年又一年,幸福快乐的人依然幸福快乐,他则依然孤独寂寞。

而这些欢快的节日,对王勃而言,到最后越来越变成是一种讽刺的东西,讽刺着他的无能和无奈。

……王勃开车缓缓的在被道路两边的彩灯装饰得亮如白昼的主干道行驶。 相似的场景将他拉进了往昔那些可以称得上可怜的记忆。 “可怜的没人爱的家伙。

”王勃小声的咕哝一句,摇了摇头,曾经的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影子便在脑海中像烟雾般的慢慢的消失不见。

回到留学生公寓把车停好,刚从驾驶席走出来,就听到有人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向他打招呼。 “嗨,vitor,晚上好。 你的bm哪儿去了?audi没你的bm漂亮,我还是喜欢你的bm。

”一个金发碧眼,长得却像木桶一样的大洋马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冲他打招呼。

“嗨,alina,晚上好。

我也怀念我的bm,不过最近手头紧,卖了,换了辆二手奥迪。

”王勃随口胡诌。 这女生名叫艾丽娜,是乌克兰留学生,来中国学汉语。 外有不少学汉语的留学生,基本上来自黑非洲或者东欧,发达国家的学生反正他是没见到一个。

对外国,乃至外国人而言,王勃算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对落后穷国和穷国家的人没什么好感,尤其是黑非洲的老黑以及东欧人。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这种有针对性的爱恨情仇当然跟他上辈子在国外的经历不无关系。 他曾经身上的所有钱财连同护照被东欧的小偷一扫而光,让他和他的顶头上司流落街头,损失惨重。

至于老黑,想到羊城泛滥成灾,国人,包括平时耀武扬威的保安和警察都不太敢惹的黑人群体,王勃对这个好吃懒做,在黑非洲穷得要死,到了华夏就入了天堂,赚中国的钱,操中国人的妞,肆无忌惮的传播艾滋,让中国人深受其害,但在中国人面前却高人一等的垃圾就很难上得来好感。 他这种想法当然是不对的,片面,且政治不正确,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还不能有点好恶?基于此,虽然同住留学生公寓,王勃跟他身边的这些漂洋过海来求学的洋人邻居们基本没什么往来。 平时见了,也就说两声“hello”,“hi”这种程度,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来华夏留学,而且来的还不是211,985这些华夏的重点高校,却是一所西南的名不见经传的外语学院,这些留学生的家庭背景可想而知!某种程度上其实人人都嫌贫爱富,对于他这个开宝马,抱美妞,衣着打扮,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牌子货的有钱高邻,大家其实都很想结交一番的。

中国人好客,尤其是对他们这些长着洋脸的外国人,更是好客得不得了。 跟中国同学坐车,中国同学会第一时间帮着打卡。 和中国同学出去吃饭,他们也会第一时间跑去买单。 老外想aa,中国学生还不让。 久而久之,洋学生们便知道了自己在一群中国学生,包括老师中的价值尼玛,完全就当老子是一个宝啊!一般学生都是如此,在他们面前打肿脸装胖子,慷慨无比,要是有机会跟这个开宝马的有钱学生结交一番,那好处,不是得滚滚而来?吃香喝辣,那几乎是指日可待啊!基于此,王勃身边的这些洋邻居,暗暗的都想跟他结交结交。 每天他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一响起,不少人就会打开房门出来,装作要出门然后跟他偶遇的样子,期望他能主动用车带带他们,或者跟回来的他打个招呼,聊几句。 可惜,这些洋学生不知道的是,对身边这些不是黑,就是穷的穷邻居们王勃根本不感冒,也不像他的那些把他们当宝,很稀奇他们,都想跟他们结交的外学生,王勃对他们冷淡得很,既不想去他们的寝室坐坐,也不想他们去他家串门。

他一回公寓,第一件事就是直接关门,一副生人勿近,别人别来的架势,让这些想求交往的洋学生们很是受伤。 一来二去,王勃身边这些想“攀龙附凤”跟他成为好友的洋学生们的心思也就淡了,听到他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后也不愿意出来了。

如果要说有例外的,倒也有一个,那就是王勃眼前这位名叫艾丽娜的乌克兰胖妹。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