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靳泽言,颜惜

优质推文《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主角是靳泽言,颜惜的小说,是由网络大神顾倾宝创作的都市类小说,一胎二宝:靳少的替身新妻文章讲述了:五年前,颜惜在新婚之夜顶替新娘和靳泽言发生了关系领钱后逃之夭夭,不想却怀孕生下了龙凤胎。 儿子被抱走,颜惜一人照顾女儿,本以为会和那个和自己有过肌肤之前的男人再无瓜葛,可是一场意外的替身选拔赛中,她又一次遇到了靳泽言,这一次还夹带着一个天才小男孩,小男孩拽得跟个大爷一样,“颜大婶,我妈咪不是谁都可以做的,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颜惜在这场替身游戏里筋疲力尽,终于决定退出,可这一次,靳泽言却不让她走了,“颜惜,你拐跑了我的女儿,还不肯认我的儿子,这个罪名你担当得起?不过没关系,我给你机会补偿,做我的老婆,做我孩子的母亲,并且以身相许。 ”精彩章节白梦死了以后,他再也没有找过其他的女人。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对白梦太过痴情了,以至于这么多年以来除了白梦一人,其他女人都入不了她的眼。

靳泽言伸手扯开自己上衣的领带,一脸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沉思,如刀削般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帅气。 长夜漫漫,再加上喝了酒,靳泽言完全没有睡意。 实在是睡不着,靳泽言干脆到书房看书打发时间。 靳泽言在经过颜惜房间的时候,只感觉心痒难耐,那种对于女人的欲望的情感再一次涌上心头。 突然间,他在想,此时的颜惜是不是睡着了?他伸手开了门把手,发现门并没有反锁,不知怎么地,他竟然鬼斧神差地打开了门,静悄悄地进了门。

房间里一片漆黑,靳泽言轻轻地走到了床边。

颜惜正在熟睡中,丝毫没有觉察到房间里有人进来。

月光透着窗户射了进来,靳泽言透过月光,清晰地看到颜惜清秀的睡颜。

“嗯,,“靳泽言听到颜惜的声音,以为颜惜醒了,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可是颜惜只是嘤咛一声,翻了一个身而已。

靳泽言这才放下心来,静静地看着颜惜的睡颜。

“不要,不要,,我痛。

”突然,颜惜在睡觉时一直不停地摇头说着梦话,表情看起来痛苦不已。 看着这样的颜惜,靳泽言整张脸皱了起来,黑邃的黑眸一直不停地盯着颜惜看,似乎要从颜惜的身上看穿什么。

“不要!”颜惜大喊一声,从噩梦中惊醒。 一醒来,颜惜的额头上全是做噩梦惊吓后的泪水。 就在颜惜惊魂未定的时候,她看到了站在床边的靳泽言。 而颜惜的突然醒来是靳泽言没有想到的,靳泽言有些紧张地在心里默默想着应该怎么跟颜惜说他大晚上来她房间的原因。 就在靳泽言陷入暂时的短路时,颜惜已经扑到靳泽言的怀里。 颜惜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在靳泽言的怀里一个劲地哭了起来。 就在刚刚她又发噩梦了,她又一次梦到了五年前和那个陌生男人的发生关系的晚上。 那样的晚上她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忘记。 那个晚上,她为了钱委屈卖身,被送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

黑暗中,她看不到男人的脸,但是男人在床上对她的占有掠夺,她一辈子都会记得。 此时的颜惜失去了全部的理智,对于靳泽言为什么大晚上地会来她房间,她也已经没有心思和理智再去思考,只是想好好地找个人哭诉一下,发泄自己做噩梦后的惊吓感。

靳泽言始料未及,他没有想到颜惜不但没有质问他为什么会来她的房间,而只是扑到他怀里哭而已。 “呜呜,,”颜惜真的被噩梦吓坏了,倚在靳泽言的怀里,不停地哭泣着。 靳泽言低头看着颜惜哭得我见优怜的模样,心里有些细微的触动。 突然之间,他很想要低头吻着颜惜的唇,用吻来阻止她哭泣。

而靳泽言也真的这么做了,他低头想要问颜惜。 可就在她的唇快要碰到颜惜的唇时,他脑海里呈现白梦的脸蛋。

他和白梦那些曾经的过往又一次浮现在他脑海里。

靳泽言看了看颜惜的脸蛋,最终理智还是把他拉了回来。

他在心里嗤笑一声,嘲笑自己刚刚差点冲动做了不该做的事。 他的心里只有白梦,白梦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白梦在他心中的位置永远没有人可以替代。 靳泽言看了看颜惜的脸,心想颜惜是白梦的替身,身材和脸型都和白梦很像,看来自己这几天是因为颜惜长得和白梦相似的原因,才会那么糊涂对颜惜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而与此同时,靳睿在靳泽言房间的厕所里拉着稀。 靳睿蹲在马桶里,懊恼自己今天早上出院后太兴奋,一高兴吃了好多外公外婆送的巧克力,然后导致吃得太腻,肚子承受不住晚上一直不停地拉肚子了。

靳睿拉完稀,走到房间时,却没有看到靳泽言的身影。 奇怪,爹地到底去哪里了?明明刚刚他还听到爹地回来房间的声音,只是他当时在厕所一直拉肚子没有出来而已。

靳睿想了想,想要看看靳泽言到底去哪里了,于是他走出房间找寻靳泽言的身影。

在快走到楼梯的时候,靳睿注意到颜惜的房门并没有关闭,并且房间里还传来阵阵低微的哭声。 靳睿好奇地走到颜惜的房间门口,朝着里面看了过去。

可当看到房间里面的颜惜正倚在靳泽言的身上哭泣的时候,靳睿小小的心灵受到了打击。 他最亲爱的爹地现在和一个他讨厌的颜大婶抱在一起了。

靳睿在心里欲哭无泪,小小的脸蛋气得整张脸拧在一起,看得出来很生气,很受打击。

靳睿在脑海里飞快地想着自己要实行让颜惜知难而退,主动远离靳泽言的计划。

颜惜倚在靳泽言的怀里哭累了以后,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靳泽言把颜惜放在床上,帮颜惜盖上被子后,便离开了房间。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灯,发现床上的靳睿正在睡觉。 而床上的靳睿一向有踢被子的习惯,靳泽言才回来房间五分钟的时间,靳睿已经踢了三四次被子了。 靳泽言无奈,走过去拿起被子给靳睿盖上。 靳睿睡觉的样子非常地安静而可爱,小小的脸蛋显得呆萌无比。 靳泽言笑笑,低头亲了亲儿子靳睿的小脸蛋。 看吧,靳泽言,你是个有孩子的人了,孩子是你和白梦所生的,即使白梦已经不在人间了,但是你和白梦爱情的结晶靳睿会一直都在。

现在把儿子好好抚养大才是最重要的,何来谈什么儿女情长?何况他对颜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和想法。 就算有,也只不过是因为颜惜身上的某些特征和白梦很像,他误把颜惜当做白梦而已。 靳泽言掀开被子上了床,把脑海里的压抑感抛之脑后,而后开始强迫自己入睡。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