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主角厉峥衍秦薇薇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主角厉峥衍秦薇薇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是厉峥衍秦薇薇的书名叫《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本小说的作者是莫达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厉稷原本伸出了手,刚离开龙椅这手又缩了回去,背负而立带着欣喜却又带着严肃,"起来吧,听说这次大捷,你辛苦了。 "厉峥衍目光微凛,看不清喜怨,他站在远处,厉稷高高站在上头,两个人就像是隔了千重山一般遥远,...推荐指数:《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第17章:厉峥衍不知好歹免费试读厉稷原本伸出了手,刚离开龙椅这手又缩了回去,背负而立带着欣喜却又带着严肃,"起来吧,听说这次大捷,你辛苦了。 "厉峥衍目光微凛,看不清喜怨,他站在远处,厉稷高高站在上头,两个人就像是隔了千重山一般遥远,厉峥衍道:"为国尽忠。

"厉稷仔细看了看他的身上,即使隔着铠甲看不出什么东西,上下打量之后着目光最后落在了那银面具之下,只听他带着几分心疼之意,道:"听说这次你还拿了议和书回来,有没有受伤?吐谷那帮人是野蛮人,这场仗朕知道是硬仗,你在边远辛苦了。 "厉峥衍并没有拿出那份议和书来,"在八百里加急的折子上,臣已经道明了情况,明日早朝,臣自当奉上议和文书。 ""好、好、好……"厉稷连连说了三个好,他不断在打量着厉峥衍,低声问道:"在你出征之前,朕问你的问题,你考虑过没有。 "厉峥衍微垂着头,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看过一次厉稷。 在出征前厉峥衍就逃避了那个问题,在出征之后,他依然不想正视这个问题,厉峥衍抱拳躬身道:"臣在下山之前,师傅曾给臣测算过,不宜娶亲,陛下厚爱了。 "既然是厉峥衍师傅说的,厉稷抖了抖肩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他绷着脸始终分不清喜怒,外头贺万青嘘咳了一声,弯着身子到了厉稷耳边耳语了一句,"陛下,皇后娘娘来了。

"厉稷忽然瞪了一眼外头,心中轻点了点头对着厉峥衍道:"厉将军车马劳顿,今日回府好好休养,明日早朝再呈上议和书。 ""臣遵旨。 "厉峥衍又行了礼退了出去,外头的小太监把盔甲正巧放到了厉峥衍手上,皇后娘娘凤驾浩浩荡荡地来了。

小太监还有侍卫们包括厉峥衍都跪下行礼,皇后楼兰淳高昂着头,见厉峥衍难得一笑,"厉将军?我听说,厉将军这次大捷,快快请起。

"厉峥衍应声起来,他低垂着头没有看过皇后一眼,皇后娘娘又笑:"厉将军,每次见你,都有股亲切之意,不知道陛下和你提起过没有,本宫娘家有个侄女,有意想要许配给厉将军。

"厉峥衍惶恐地弯腰行礼,他的银面具下不知是什么情绪,冷冰冰的声音透露着薄凉:"娘娘,娘娘实在是抬爱微臣,陛下刚刚和微臣说了这件事情,微臣……有愧娘娘厚爱。 ""哦?"皇后楼兰淳颇有兴致地看着厉峥衍,"你虽带着面具,朝野上下都不知道你是不是丑陋,本宫那小侄女如花似玉的能和沈凤君那丫头比肩,厉将军,你可真是伤了本宫的心呢。 "厉峥衍依旧弯着腰,耳边响起了楼兰淳一声冷哼,厉峥衍耐心中带着几分伤感,"娘娘……娘娘莫不是嫌弃了峥衍的出生,峥衍的容貌太过丑陋,配不上公主殿下。

"大周皇后楼兰淳是邻国楼月国的嫡公主,二十多年前和亲到了大周,厉稷的皇位,和楼兰淳脱不了干系。 楼兰淳听了厉峥衍的话又是轻哼一声,始终是大功的臣子,拉不下脸面来,"本宫可从来没有嫌弃过你的样貌丑陋,你带面具,是陛下亲自下旨的事情,本宫从来对你怜惜之情,厉将军,这件事情,我会再和皇上提一提。

"说罢,楼兰淳再也没有和厉峥衍说上一句,从背后传来一声英武的恭送皇后娘娘,楼兰淳恨不得甩了自己的袖子!小太监把佩剑还给了厉峥衍,双手捧着佩剑,这把佩剑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连手都软了。 小太监赔着笑:"将军,我敢保证,皇后娘娘一准和皇上唠叨您。

"厉峥衍这时候才些许有了些笑意,他拍了拍那小太监的肩膀,"贺成成,别像你师傅说的,回头小心皇后娘娘扒你的皮。

"贺成嘿嘿一笑,拍了自己的脑袋,对着厉峥衍的背影还吐了吐舌头。

东暖阁凤驾来临,楼兰淳嘴上笑着缓缓一拜,嘴里刚中带柔,"臣妾叩见陛下。

""嗯。

"厉稷点头应了一声,手里还拿着一本折子,楼兰淳锐利地眼神扫过贺万青,贺万青明白地一笑,又是一个手势下去,宫女太监包括贺万青统统退了下去。

这回贺万青没有像刚才那样退到外面,就站在帘子后头,悄悄站着。 楼兰淳莲步轻移到了厉稷身后,纤手不轻不重地捏着厉稷的肩膀,声色柔软,"皇上,刚刚呀,臣妾碰见厉将军了。 "厉稷从喉头发出嗯的一声,不轻不重地说着,"皇后又为难厉将军了。

""呵。 "楼兰淳又是甩袖,面上发青和嫣红的胭脂比起来是在是太过难堪,她好性子咦气了一声,"厉将军,又拒婚了是不是,他从出征之前就拒婚,不要仗着军功,拿着皇家威严丝毫不管,皇上,你说这里将军,莫非是藐视皇权不成!"厉稷转了过来,年逾四十的脸上看起来经沧桑,可脸上又因保养得当没什么皱纹,太过威严的脸上,让人觉得,这个人就是皇帝,他天生就有皇帝的架子。 手上折子重重一丢,散在桌上,喝声道:"厉峥衍和你说了什么!"楼兰淳和刚在傲气的样子比完全换了一个人,站在厉稷身后以袖掩面,轻声微叹,"也倒没什么,臣妾也从未说过他相貌丑陋,他嫌弃臣妾那侄女,也就嫌弃了,大不了,以后不说就是了。

"说话带着三分真,七分假,不尽不实最能够嫁祸人,也能让人相信,楼兰淳冷冷笑着,厉峥衍,本宫好心好意把我的侄女介绍给你,堂堂一国公主,你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山野之人,本宫看你分明就是不识好歹!厉稷重嗤道:"厉峥衍当真是这么说的!"楼兰淳只轻声道:"臣妾那侄女,您是见过的,家族里最是乖巧懂事,臣妾联姻为的还不是大周。 "厉稷脑海中又浮现起了厉峥衍那张带着银面具的脸,冒火的气焰瞬间消散了一半,嘘咳一声又拿起了折子,"这件事情朕自有分寸,皇后先回宫去。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