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月刊

第3240章 甘心所在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第3240章 甘心所在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楚易闻言,不由诧异的看了一眼甘兴霸,不过从他的话里,自然也听出了对方的意思,楚易不由微微一笑,“甘将军不用担心,项兄没事。 ”“没事?”甘兴霸微微一怔,“太子殿下没事的话,他人现在在哪里?”甘兴霸的目光在周围一转,旋即眉头皱了起来,“你耍我?”楚易闻言微微一笑,就见内世界再度展开,甘兴霸的双目瞪得老大!“这、这是内世界?”楚易点了点头,“甘将军现在放心了?”楚易并没有将内世界完全展开,只是显露出一部分,甘兴霸一眼就看到楚易身后十米范围内,那空间里,坐着许多人,他一眼就看到了项籍,端坐在其中,虽然神情显得有些憔悴,但是至少人安然无恙。

甘兴霸他先前就一直负责关于“恶魔岛”事宜,自然也认出许多先前进入“恶魔岛”海域的人。

楚易不仅活着回来,还救了这么多人!甘兴霸压下心头的震惊,显然没有想到,楚易尽量不仅自己逃出来,还救回了这么多人?这未免太过让人难以置信了吧!要知道先前前往探索的人,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但是现在他们全部在楚易的内世界中,那只有可能是被楚易救援,可是楚易有如此实力吗?就连这些前辈,都要受到他的帮助?甘兴霸不由想到,先前吴王项英的传讯,在这一刻,他无比佩服吴王的先见之明,而且这个时候,甘兴霸能够打包票,这个内世界,绝对是楚易先前在这“恶魔岛”海域所获得的,吴王担心楚易他们得到了好处,然后被拓跋家族陷害,这果然没有错!甘兴霸的目光之中,浮现出几分羡慕,不过他也没有忘记正事,“楚易,不,楚候,先前的事情是我不对,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甘兴霸在与楚易的对话之中,不由用上了楚易的爵位,这是对于楚易的尊敬,仙界毕竟还是以强者为尊,虽然楚易年纪比自己小,但是架不住人家实力强大,此刻甘兴霸虽然还是对于楚易无比羡慕,但是他也明白,对方让自己羡慕有自己的本钱,而且对方能够做到这一切,恐怕本身也经历了极大的凶险,才能够得到这内世界。

此刻的他依然认为楚易的内世界是这次所得,而他全然没有想到,楚易的内世界,其实是自己修炼出来的。 楚易挥挥手,“不必如此,甘将军担心项兄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何须道歉,也不知接应的船只,在哪里,你也看到了,如此多的人,恐怕要占据不小的地方。 ”“不碍事的,先前浓雾和恶魔岛突然不见,我已经通知了吴王他们,据说孙思邈先生正在赶来的路上。 ”甘兴霸此刻对于楚易无比的佩服,也是连忙将吴王项英所吩咐的事情,也一并告知给了楚易。

“拓跋家族?”楚易闻言,眉头顿时一皱,这拓跋家族就如同牛皮糖一般,居然又缠了上来,自己一次次的让他们针对自己的算计失败,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来了个越挫越勇,失败之后,继续来过,而且一次次手段变得更加卑劣。

按照吴王项英所言,如果自己真的安然无恙的从这里出去,恐怕他们真的会认定自己得到了什么好东西,甚至是会要求自己将所得公布出来,甚至以人族大义,让自己和所有人共享,来恶心自己。

至少他们得不到的东西,自己也必须不能够得到。

楚易的眼中杀意显露,拓跋家族是一个一直存在于仙界人族内部的不安定因素,特别是对方与楚易的仇怨绝对不可能化解,可是就算是以自己如今的实力,恐怕面对这个神秘的家族,也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对付。 自己的修为是已经达到了皇级,变得强大,但是真的比较起来,周皇室的底蕴不强大吗?可是周皇室居然对于拓跋家族存在着忍让的心思,不说周皇室出于什么目的,但是至少周皇室肯定知道什么,才会对拓跋家族做出这样的决定。 可是对于拓跋家族的相关资料实在是太少了,甚至于在仙界之中,大家都知道拓跋家族很强,但是谁都不清楚,他强在哪里,究竟为什么而强大,就算是几大顶级门派,也是所知甚少,只是隐隐有推断,对方家族之中,有可怕的存在,如果对于拓跋家族出手的话,那个存在,会出现。

这也是拓跋家族之所以能够这么嚣张,而又被容忍的最可能的地方。

至少他们向周皇室证实了,那个存在是真的活着。

这使得所有人对于拓跋家族都不免有些投鼠忌器,反而让拓跋家族不断的发展起来。

“不过看样子,似乎拓跋家族也不得不遵守某种规则,否则的话,他们行事,必然会更加肆无忌惮,而如今因为这样的规则,使得他们至少在明面上,不敢太嚣张。 ”楚易暗自想到,心中却并没有因此而松了口气,反而是存着某种担忧。 如果说周皇室没有底牌,整个仙界,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周皇室本身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守护人族,自然不愿意动用底牌而使得与拓跋家族之间,人族相争,这样使得妖族与魔族得利。 要是当初那些开创人族的仙帝一干强者,没有晚年发生不祥,远走海外的话,或许人族真的能够成为仙界的唯一存在,这样的话,对付拓跋家族这种不安定因素,可惜……楚易的沉默,让甘兴霸不由挠了挠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的局面,不过他相信吴王的判断,对方让自己来找楚易,必然认为楚易会想到应对的方法,以对方这么多次对付拓跋家族的经验,想来应该有招。

“甘将军,接下来,恐怕我们要演一场戏了。

”就在甘兴霸还在思索的时候,楚易已经开口说道。 “演戏?什么戏?”甘兴霸一脸疑惑,不过看着楚易智珠在握的神色,他自然明白对方恐怕已经有了应对之法,“我该怎么做?”。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月刊-诗歌期刊-诗歌常识题库www.hx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